黄有光:结婚意愿下降是人们决策失误吗? 2019-04-16

 

“大师”由网易研究局和他山石智库联合出品,本文是网易研究局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聚焦国际思想市场·解析财经新闻热点·对话国际经济学大师大师作者|黄有光(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教授、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牛津大学GlobalPrioritiesInstitute咨询委员、网易研究局专栏作家)中国国家统计局和民政部的数据显示,中国结婚率连续五年下降,到去年下滑到每千人人结婚,创下2013年来的最低水平,而且越发达的地区与城镇化越高的地区,结婚率越低。

本文论述结婚率与生育率低下的一些原因与对策。 (本文部分根据笔者在喜马拉雅音频课《黄有光的快乐经济学》中关于爱情与婚姻的课。

)结婚率是根据当年领证结婚人数和同期总人口数的比例,反映了一年内总人口中每千人的结婚人数。 因此,结婚率的下降,也可能反映适婚年龄的人口比例的下降,未必反映人们结婚意愿的下降。

不过,由于这5年下降得很厉害,从2013年全国的每千人,每年连续下降到2018年的。

因此,除了适婚年龄比例的问题,应该也有结婚意愿下降的问题。

笔者曾在本栏指出,“”既然结婚者比单身者快乐,为什么越来越多人选择不结婚呢?已婚的人比单身的人更加快乐的程度是很大的。 甚至有学者估计,平均而言,单身的人要达到结婚的人的快乐水平,他的收入须要增加为原来的倍,不是百分之,而是倍。 除了大财运忽然到来,这么大的增加几乎是不可能的,还是结婚比较容易。 几年前,在中国一家顶级经济学期刊,《经济学季刊》,有一个有趣的结论。 文章的标题是《好男人都结婚了吗?》,但研究的结果是:“不是因为好男人都结婚了,而是因为结婚了,有了妻子的‘相夫,他才成为能够赚取高工资的好男人”(王智波、李长洪,2016,第838页)。

所以,如果对象适合,结婚应该是互惠互利程度最高的安排。

几年前在中国的一项有趣研究发现:对于“受过大学教育的女性,幸福感最高的是‘有家庭没工作’,其次才是‘有家庭有工作’,再次是‘有工作没家庭’,最不快乐的当然是什么都没有的”(吴要武、刘倩,2014,第27页)。 这说明,家庭与工作都重要;但至少对于女性,家庭比工作要更加重要。 既然不管是生理上精神上还是物质上,结婚的好处都很多,那为什么结婚率却快速下降呢?首先,虽然婚姻是让人快乐的,但大家却没有足够认识到。

在荷兰与美国,人们多数认为,结婚并不能够增加生活满意度,但实际上,研究结果却发现,他们的生活满意度受到了的正面影响(Kapteyn等2010,第99页)。

第二个原因是,我们常常会被新闻报道或传闻所误导。 我们常常听到某某人婚姻破裂,某某人离婚等坏消息,使人们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其实,多数快乐的婚姻没有什么传言,而少数有问题的婚姻就有很多传言。

你如鱼得水时,不会找亲戚朋友谈;你有问题时,才找亲戚朋友谈。

所以很可能会误导旁观者。

坏消息被夸张的一个例子是,几十年来流传一个信息,说美国有百分之50的婚姻都以离婚结束,而且这数字还在快速增加。 其实这只是某个预测数字,而且从来没实现过。 美国在1970年代离婚法律放松后,大量增加,当时,有人就根据这个短期的巨大的增加速度,预测将来会有百分之50的婚姻会以离婚结束。 然而,这预测并没有实现。

实际情况是,美国的离婚率在近30多年来大大下降,每千个已婚女子的离婚率,从1980年的大量减少到了2015年的。

从2015年到现在,基本维持在这个低水平。

百分之50的数字之所以被大量传播,被大家相信,就是因为上面说的,好消息不出门,坏消息传千里的原因。

婚姻被人误解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给人带来的好处和快乐是越长期才越会显示出来的,短期不会完全体现出来。

根据2018年美国的一个研究报告(AmatoJames2018),结婚后快乐增加,但过后好多年快乐略微下降,尤其是5到10年后,所谓“七年之痒”有一定的根据。

但十多二十年之后,快乐又会大量回升。 上海政府2015年的报告也发现了类似的结果。

这个报告发现,八成以上的上海女性感到幸福。 而在所有女性中,幸福指数最低的是结婚不到三年的女性。 最高的是结婚20年或更久的女性(《联合早报》的报道)。 看来婚姻真的需要双方长期耕耘,才能够收获长久的快乐。 很多人可能认为,男女关系并不需要结婚,而且性爱服务在市场上也可以很容易买到。 因此,他们可能错误地认为,不必结婚。

这点可以部分解释,为何越城镇化,结婚率越低,因为这点在大城市越适用。

然而,双方长期相互适应配合,而能达到的各种关系的高度,并不是一夜夫妻或商业服务所能够达到的。

经济学有分析“在工作中学”或“干中学”(learningbydoing)。

男女关系也是一样的,也须要长期学习。 有研究表明,最好的性爱是在双方关系15年或更长久之后。

一些评论者认为城镇化与结婚率负相关,是因为城市的生活成本比较高,经济压力比较大。

其实,在城市的人们的实值收入也比较高,应该能够应付比较高的生活费,不论是单身与否。 因此,大城市的结婚率更低,应该是因为大城市提供给单身者在饮食与夜生活等方面更大方便。

另外一方面,大城市人们的比较高的收入,可能使人们更愿意或能够花钱追求个人的偏好。

不过,有如上述,这种偏好,可能是基于不完全信息的。 至少长期而言,对于大多数人,可能是结婚会比较快乐,但必须找到合适的对象。

结婚率下降,也会使率下降。 这些都不是中国才有的问题,很多发达国家都有同样的问题,各国也有采用一些鼓励生育的政策,但成效不大。

在中国,老早就应该完全放开生育。 在全世界而言,人口还在大量增加,主要问题不在于鼓励生育,而在于环保。

对于那些需要鼓励生育的国家,包括新加坡,经济上的鼓励成效不大。

至少在结婚率上,认识到本文所论述的谬误,可能是更加重要的。

文献1.王智波、李长洪(2016).好男人都结婚了吗?《经济学季刊》,15(3):吴要武、刘倩(2014).高校扩招对婚姻市场的影响:剩女?剩男?《经济学季刊》,14(1):,,JAMES,(2018).Changesinspousalrelationshipsoverthemaritallifecourse,In:AlwinD.,FelmleeD.,KreagerD.(eds),,Cham,,E.,KAHNEMAN,,J.(2010).:,Arie,SMITH,,Arthur(2010).LifeSatisfaction,InDieneretal.,,TheGuardian,https:///lifeandstyle/2016/jul/23/why-sex-is-better-in-a-long-term-relationship.网易研究局和他山石智库联合出品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 移驾微信公号看这里看不到的内容他山石是全球思想者经纪机构,致力于提升中国与世界级思想的连接效率,让国际顶尖思想助力实现中国梦。 他山石代理多位全球知名经济学家、商界领袖、科学家、创业者、投资人及畅销书作家的来华演讲业务,同时为政府、企业、媒体、商学院提供高端论坛策划和国际商务合作服务。 合作嘉宾研究范围涵盖科技、资本、创新、金融、人工智能、大数据、教育、健康医疗等领域。

他山石智库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精彩推荐】【精彩推荐】。

Copyright ? 2014 永利博手机登入娱乐app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34477号 | 网站地图
地址: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长城南路6号首创空港国际中心
全国统一客服热线:400-888-2233